昆明铁路运输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云南鑫泰公路工程有限公司诉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买卖合同案

2016-11-25 12:21:40 来源: 本站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昆明铁路运输法院(2015)昆铁民初字第96号判决书。

2.案由:买卖合同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云南鑫泰公路工程有限公司。住所地:云南省昆明市金星小区1471单元402室。组织机构代码:79025447-7

法定代表人:赵长焕。

委托代理人:刘瑜,北京盈科(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大街269号。组织机构代码:11010451-3

法定代表人:刘宝龙。

委托代理人:李振梁、郭玉鹏,该公司员工。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云南省昆明铁路运输法院。

合议庭组成人员:审判长:严国东;审判员:薛珊、郑进华。

6.审结时间:20151123日。

(二)诉辩主张

1.原告诉称:20101219日,原、被告就供应机制砂(水洗)签订了《砂石料采购合同》,原告为履行该合同投入大量资金购买机器设备、租赁场地及设备、雇佣人员等,原告供应部分机制砂(水洗)后,被告一直不再通知原告供货,造成原告实际损失人民币(以下均为人民币)1302691元、可得利益损失9501858元,现原告诉至法院,请求解除《砂石料采购合同》、判令被告赔偿各项损失22528768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2.被告辩称:(1)同意解除双方签订的《砂石料采购合同》;(2)原告供货质量不达标且出现断供情况,原告违约在先,故被告不接收货物不是违约行为,不应承担责任;(3)原告为履行合同租赁设备、场地应以一年为限,且存在为诉讼而让出租人临时出具收条的情况,应由原告自行承担损失;(4)原告在合同没有继续履行后未采取必要措施防止损失扩大,且购买设备发票均为代开发票,存在虚开、多开的情况。综上,请求驳回原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

(三)事实和证据

昆明铁路运输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20101219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一份《砂石料采购合同》。该合同约定以下主要内容,原告向被告供应机制砂(水洗)250000吨,每吨价格46元,交货方式为原告送货至被告指定地点,交货时间以被告通知为准,产品异议处理方式为被告在发现产品不符合合同约定的标准时妥善保管货物并及时告知原告,付款方式为每月从当月21日至次月20日(含20日)结算一次,在下月5日前付款。该合同未约定履行期限。20115月至6月,原告为被告供应机制砂(水洗)894607吨,单价每吨为46元。201110月,原告为被告供应机制砂(水洗)350748吨,单价为每吨50元。

另查明,为履行涉案合同,原告向缪海波租赁铲车,并支付了2年铲车租赁费用312000元;原告向李益飞租赁场地,需向李益飞支付2011年至20156月份的场地租赁费用350000元(已付250000元),聘用李松茂夫妇看护场地,需向看护人员支付20118月至20156月的工资56400元;原告已向其聘用的员工支付20111月至201212月的工资56740元;原告为此还购买相关机器设备而支出了大量费用。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明:

1.砂石料采购合同,证明双方存在买卖合同关系。

2.执行情况报告,证明原告积极与被告协调合同继续履行的情况。

3.发票,证明原告向被告供应机制砂(水洗)的数量及单价情况。

4.调价申请报告,证明原告向被告申请调整合同单价的事实。

5.原告购买机器设备的发票,证明原告为履行合同购买机器设备而支付费用的事实。

6.机械设备租赁合同、记账凭证、收条,证明原告为履行合同向缪海波租赁铲车并支付租赁费的事实。

7.土地租赁合同、补充协议、记账凭证、收条、欠条,证明原告为履行合同向李益飞租赁土地及应当支付的租地费和看护费用的事实。

8.工资表,证明原告为履行合同而支付员工工资的事实。

9.企业所得税年度纳税申报表,证明原告只向被告一家供货的事实。

10.证人李益飞、李松茂、李石超、缪海波、杨润琼的证言,证明原告租赁铲车、场地、支付员工工资的事实及被告已支付相关费用的情况。

11.细骨料试验报告,证明原告供货存在质量不合格的情况。

12.洗砂厂现场照片,证明洗砂厂现状。

(四)判案理由

昆明铁路运输法院经审理认为:

1.关于违约问题。本案中,原告为被告建设铁路工程项目供应250000吨机制砂(水洗),且只为被告一家供货。原告购买相关设备、租赁铲车和场地并投入生产,20111月至10月期间,原告向被告正常供应部分机制砂(水洗),这期间双方正常经营结算,但之后被告一直未再通知原告供货,被告存在违约行为,被告应承担违约责任,赔偿原告因此造成的损失。

2.关于解除合同的问题。双方当庭同意解除合同,故予以支持。

3.关于损失问题。20111月至10月期间属双方正常经营交易期间,在原告各项损失中均予以扣减,故设备损失结合洗砂现场仍遗留水泵、电机、洗砂机、皮带传送机等设备且磨损严重,考虑设备的使用、磨损以及折旧的情况,酌定为150000元。铲车租金支持182000元。场地租金支持294000元。场地看护费用支持52800元。员工工资支持12550元。以上各项损失共计691350元。可得利益损失,因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供应每吨机制砂(水洗)可得利益为4元,故不予支持。

4.关于抗辩理由是否成立的问题。关于原告先违约供应不合格砂石料且生产运输能力差的抗辩,经查,被告提交证据材料均为被告单方制作,也不能证明被告已将原告供应机制砂不合格的情况按照合同约定通知反馈给原告并要求原告改进质量,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关于原告没有采取防止损失扩大措施的抗辩,经查,《砂石料采购合同》中未约定合同的履行期限,被告于201110月后未再通知原告供货,原告分别于2012年、2013年、2014年通过邮寄“执行情况报告”的方式督促被告履行合同,被告一直未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义务,故原告不宜撤掉相关供货的准备工作;同时,除必要的场地租用和场地看护外,原告把铲车租用的期限从3年减少为2年,员工工资在2012年时只支出一人的工资,原告已尽量做到减少损失的注意义务,故对该项抗辩不予支持。

(五)定案结论

昆明铁路运输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1.解除原告云南鑫泰公路工程有限公司与被告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砂石料采购合同》。

2.被告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云南鑫泰公路工程有限公司赔偿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691350元。

3.驳回原告云南鑫泰公路工程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4844元,由被告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负7624元,原告云南鑫泰公路工程有限公司负担17220元。

(六)解说

纵观本案,这是一起特殊的买卖合同纠纷,其特点是双方约定了25万吨的大额供货量,且原告只为被告一家供应单一的货物。合同对违约责任和合同期限均未作出约定,变更过合同单价,也对部分货物做结算。双方主要的争议焦点在于双方是谁先违约的问题。

原告诉称被告无故不收货物,被告辩称原告先供应不合格货物而后其才拒收货物,双方各执一词。本案中,原告确曾供应不合格质量的货物,原告也供应合格的货物,本案关键在于原告提供了其向被告邮寄“执行情况报告”的方式催促被告履约,被告不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拒收货物的两年多时间里将其对货物质量存有异议的情况告知了告并要求原告改正、重做或解除合同等,纵观本案,只能以被告证据不足为由认定被告先行违约,应由被告赔偿原告因履行本合同而造成的损失。

    通过本案来看,原告应是存在供货不合格的情况,双方也曾就此问题进行过协商,但被告平时不注重证据的收集、固定,导致其在本案诉讼过程中陷入极其被动的局面,故笔者建议,当事人要有证据保留、保全的意识,以免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当事人对自己行为要有负责任的态度,只有这样,法院作出的裁判才更加公平、公正。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