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铁路运输法院 > 指导性案例

正文

井忠秀等5人与昆明铁路国际旅行社生命权纠纷案

2016-11-25 12:20:57 来源: 本站

(一)首部。

1.判决书字号:昆明铁路运输法院(2016)云7101民初89号判决书。

2.案由:生命权纠纷。

3.诉讼双方

原告:井忠秀,女,汉族,住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江东商业街。

原告:王井玲,女,汉族,住云南省普洱市思茅区人民西路。

原告:王战,男,汉族,住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乌峰镇。

原告:王茜,女,汉族,住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江东商业街。

原告:王井艳,女,汉族,住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

以上五原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杨仕东、吴俊,云南宣和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昆明铁路国际旅行社。住所地:昆明火车站铁路大厦内。

法定代表人:张远鹏,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高玲玲,女,该社工作人员。特别授权代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谭雪俊,昆铁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特别授权代理。

4.审级:一审。

5.审判机关和审判组织

审判机关:云南省昆明铁路运输法院。

审判人员:审判员:郑进华。

6.审结时间:201696日。

(二)诉辩主张

1.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赔偿原告损失230977.2元、退还团费3500元,合计234477.5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告井忠秀与王必成(已故)夫妇报名参加被告组织的2015919日至105日的“闯关东、看草原、赏边境风情”夕阳红旅游专列活动,并交纳了每人3500元的旅游费用;被告在安排行程时未考虑老年人身体的特殊性,安排团队乘坐空气环境较差、喝不上开水的列车,致使多名游客生病,并致王必成在旅游途中发生猝死;被告没有尽到必要的安全健康注意义务和有效的风险防范义务,被告对王必成的死亡存在重大过错,被告应当对王必成的死亡承担主要赔偿责任,被告应承担80%的责任;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依法判处。

2.被告辩称:1.王必成因自身原因死亡,与被告没有任何关系,被告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2.被告已尽到法律规定的救助义务,被告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综上,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三)事实和证据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团队境内旅游合同》“收款通知”“行程单”“北戴河医院诊断证明书”“火化证”“死亡注销证明”“常住人口登记卡”、北戴河公安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证明”、航空运输电子客票行程单、发票、理赔给付细目表、“收款收据”“情况说明”,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争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1.证人朱恒秋、易永章、王兴林、乔敬端关于旅游具体行程、被告未告知旅游须知内容、导游曾作一些安全提示、列车空气不好及供不上开水、游客途中生病、列车医疗条件有限以及王必成在疗养院猝死等证言能够相互印证,本院予以确认。2.“证明材料”系证人证言,因部分证人未到庭接受质询并作证,部分证人到庭陈述证言,考虑证人个人背景、认识等不同差异,证言内容应以证人当庭陈述为准,故本院对该证据不予采信;3.“关于2015101日王必成在北戴河死亡情况说明”系原件,且内容涉及王必成死后的一些事宜处理情况,原告虽不认可,但井忠秀已在该说明上签名确认,故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58月,原告井忠秀与王必成(已故)夫妇报名参加被告组织的2015919日至105日的“闯关东、看草原、赏边境风情”夕阳红旅游专列活动,并交纳了每人3500元的旅游费用,被告按照旅游行程单安排的行程组织旅游;被告在昆明至重庆路段安排游客乘坐空调列车,重庆之后的行程均安排游客乘坐非空调列车;行程过程中,很多游客(包括王必成)出现咳嗽、拉肚子等症状,列车上虽有两位医务人员,但提供的医疗条件明显不足;2015101日,被告安排王必成入住北戴河区武警疗养院13号楼207房间,当日8时许,王必成因心脏原因猝死在该疗养院;后为办理王必成丧葬事宜,王必成家属支出了12506元的交通费,被告垫付了4200元的费用。

另查明,王必成生前与原告井忠秀系夫妻关系,二人育有女儿王井玲、王茜、王井艳和儿子王战。

再查明,王必成的家属在被告的协助之下通过意外身故保险理赔的方式获得保险理赔款40433.78元。

(四)判案理由

昆明铁路运输法院经审理认为:

1.关于本案责任应如何承担的问题。本案中,王必成在合同签订时未向被告告知自身存在健康问题或者重大疾病的情况,死者王必成的亲属在庭审中陈述王必成的身体一直很好,但北戴河公安分局刑事侦查大队出具的“证明”证实王必成系“心脏原因猝死”,且王必成作为高龄游客,其本人及随行家属在旅游途中理应对身体状况及身体反应予以高度注意,原告井忠秀在王必成身体出现不适时未给予足够的重视和关注,王必成对其猝死负有主要责任;旅游是一个受多种因素影响的服务消费过程,被告应当以醒目的方式事先警示、告知安全事项,在旅游过程中,对老年人应当采取足够的善意提醒、安全警示、适当照顾和及时救助义务,被告仅在《团队境内旅游合同》附件“旅游补充协议”中“身体状况”一栏记载了“游客报名时表示身体健康,适宜出游”的内容,在出行前没有对老年游客进行充分安全警示和告知,也没有详细询问老年游客的健康状况及告知旅游风险,被告工作人员曾在列车上提醒“不要滑倒”,但行程过程中安排的非空调列车不能及时供应热水,在许多老年游客出现咳嗽、拉肚子等症状时未能及时提供就医条件或安排合理的治疗环境,被告未完全尽到符合老年人旅游的合理的善意提醒、安全警示及适当救助义务,被告未尽到上述安全保障义务与王必成死亡之间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应对王必成的猝死承担一定的责任,故被告提出王必成猝死与被告无关、被告已尽安全保障义务的抗辩意见不能成立。综合本案案情,本院酌定由死者王必成自行承担70%的责任,被告对王必成的猝死承担30%的责任。

2.关于原告损失如何计算的问题。王必成猝死所造成的各项损失:1.死亡赔偿金、丧葬费。原告主张死亡赔偿金210984元、丧葬费32231.5元,计算标准符合法律规定,且被告予以认可,故本院认定死亡赔偿金为210984元、丧葬费为32231.5元。2.原告主张交通费12506元,该费用系死者家属办理丧葬事宜产生的合理费用,且被告予以认可,故本院认定交通费为12506元。3.误工费。原告主张3000元,因原告未提交证据予以证实,且被告不予认可,故本院不予支持。4.团费。原告主张退还团费3500元,因被告未提供证据证实团费均已实际产生的证据材料,结合行程时间及安排,并考虑已实际完成的行程,本院酌定被告应退还的团费为1029.41元(3500元÷17天×5天)。5.精神损害抚慰金。原告主张3000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亦垫付了办理丧葬事宜的费用4200元,故可以认定王必成猝死所产生的各项损失共计290950.91元。死者王必成自行承担70%的责任,被告承担30%的责任,扣减被告已实际垫付的4200元,被告仍应向原告赔偿王必成猝死产生的损失83085.27元,原告自行承担损失207865.64元。

(五)定案结论

昆明铁路运输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第七十九条第三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昆明铁路国际旅行社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井忠秀、王井玲、王战、王茜、王井艳赔偿损失83085.27元;

二、驳回原告井忠秀、王井玲、王战、王茜、王井艳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4817元,减半收取计2408.5元,由被告昆明铁路国际旅行社负担853.43元,原告井忠秀、王井玲、王战、王茜、王井艳负担1555.07元。

(六)解说

本案是一起“夕阳红”旅游过程中发生游客猝死事件,其特点及争议焦点在于旅行社在安排旅游行程中是否尽到相应的服务及安保义务的问题。

原告诉称,被告在安排行程时未考虑老年人身体的特殊性,安排团队乘坐空气环境较差、喝不上开水的列车,致使多名游客生病,并致王必成在旅游途中发生猝死,被告没有尽到必要的安全健康注意义务和有效的风险防范义务。被告辩称,王必成因自身原因死亡,与被告没有任何关系,且被告已尽到法律规定的救助义务,被告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从现有证据看,不能证明王必成在订立旅游合同时有不适宜旅游的疾病,其亲属陈述身体很好,但公安机关证实王必成系“心脏原因猝死”,王必成作为高龄游客,其本人及随行家属在旅游途中理应对身体状况及身体反应予以高度注意,却在王必成身体出现不适时未给予足够的重视和关注,自身负有主要责任;被告没有详细询问老年游客的健康状况及告知旅游风险,但行程过程中安排的非空调列车不能及时供应热水,在许多老年游客出现咳嗽、拉肚子等症状时未能及时提供就医条件或安排合理的治疗环境,被告未完全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且与王必成猝死之间有一定的因果关系,故应对王必成的猝死承担一定的责任。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夕阳红”旅游也不断增加,为旅游行业带来红利的同时,也不可忽视旅游过程中存在的风险。旅游是一项互助互利的服务性活动,游客在旅游前一定要对自身健康状况要有正确的了解和对待,服从导游安排,旅行社一定要做好行前安全告知、风险防控工作,对“夕阳红”团更应当做好照顾、提醒工作,应尽可能设计符合老年人健康状况的宽松行程,并要配备合适的医疗应急条件或随队医务人员。只有这样,才能降低旅途不幸,真正做到舒心、健康、文明旅游。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