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铁路运输法院 > 法院要闻

正文

昆明铁路运输法院反映“大棚房”整治引发行政案件审理中的问题并提出建议

2019-08-12 16:56:31 来源: 本站

近期,昆明铁路运输法院受理了辖区部分区、县因“大棚房”整治而引发的行政纠纷诉讼,这些案件集中反映出以下问题:
一、被诉强制拆除行为实施主体不一。各地对“大棚房”整治工作采取的是属地管辖原则,由“大棚房”属地的街道办(或者乡、镇政府)负责落实,但因区、县政府对辖区“大棚房”整治工作的安排部署不同以及街道办的协调能力不一,形成了在推进过程中具体情形各不相同的局面。
二、相对人行为违反的部门法律规定路径以及具体的违法事实证据固定程度不一。在“大棚房”整治工作中,对于属于违法占用耕地甚至基本农田情形的,要达到拆除复垦、恢复农业生产的整治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规定了不同的执法路径。我院受理的案件中,相对人都是以行政机关程序违法为由提起诉讼要求确认违法。在“大棚房”整治的背景下,各方对于违法事实的存在虽没有太大争议,但“先取证、再裁决”的原则应当是行政机关在执法过程中始终应当恪守执行的,“大棚房”整治工作推进过程中,行政机关仍应当需要对违法事实的证据进行固定和收集。
三、被诉强制拆除行为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是否造成相对人合法利益损害判断不一。我院受理的案件中,强制拆除行为具体实施过程中造成了“屋内物品损失”即合法利益侵害是相对人提出起诉的关键点之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行政机关在依法界定相对人违法行为应受处罚、强制范围的同时,在强制拆除行为具体实施过程中,应注重对符合法律规定的现场笔录、公证文书、视频材料等证据的制作和固定,在诉讼中展示说明执法手段的合法性。
基于以上问题分析,我院对此类纠纷案件的审理提出如下建议:
一、贯穿对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的诉讼监督。在被告主体方面,案件审理宜基于在案证据所证实的事实依法确定适格被告,对于原告起诉被告适格的,及时推进诉讼程序;对于原告起诉被告不适格或需要追加的,依法释明后予以及时变更或者追加;总之,确保及时把行政争议在合理期限内纳入司法解决处理。在应诉答辩方面,案件审理宜督促被告进行有针对性的系统的举证答辩,尤其需要注重督促被告对认定的违法事实方面原始证据、拆除过程中对“屋内物品”等合法权益保护的原始证据的提交等,并通过沟通释明让被告知晓对执法目的正当性的解释说明并不能当然免除其对执法手段合法性的举证证明。在法庭审理方面,案件审理宜首先让被告明确行政行为的法律依据,即作为部门法的土地管理法、城乡规划法或者其他部门法律的适用,以有效确定合法性审查的法律标准,体现案件审理的基础法律关系和重点内容要求。
二、注重对原告合法权益的依法保护。在案件审理中宜根据工作进展情况向原告进行阶段性释明。在法庭审理和裁判过程中,宜依法界定原告因违法行为应受惩治的具体范围,全面、合理界定原告所主张合法权益的具体名细、金额及合理性,对于违法财产和合法利益应区别对待,并基于被告提出的相应反驳证据及抗辩理由,综合在案证据予以客观认定。其中,对于原告确实存在合法利益且被告未予尽到保护义务的,应在判决确认违法的同时,视案件具体情况判决被告采取相应补救或者赔偿确定金额的损失。
三、着力于实质化解行政争议。案件审理中除对合法性审查标准的坚持外,还应着眼于对纠纷实质的分析判断,注重区别个案的不同,对于其中存在侵害原告权益情形的,应多做对矛盾纠纷解决有宜审判工作和周边工作,力促行政争议实质化解。
 
(文:邱林)
 
 

技术支持:北京华宇信息技术有限公司